媒體調查“西吉馬銀移民開發區”:自行掛牌,何以存在17年

薛鵬/中國紀檢監察報

2020-08-11 06:56

字號
4月18日,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賀蘭縣人民法院對馬興國等18名被告人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一案一審公開宣判。圖為馬興國聽取判決結果。

4月18日,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賀蘭縣人民法院對馬興國等18名被告人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一案一審公開宣判。圖為馬興國聽取判決結果。

中國紀檢監察報8月11日報道,日前,記者從寧夏回族自治區紀委監委了解到,在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的馬興國涉黑案件辦理中,寧夏回族自治區紀檢監察機關圍繞查清馬興國涉黑組織的形成過程,深挖相關地方黨委政府、政法機關、監管部門的責任問題,既嚴懲“官傘”“警傘”,又倒查失職失責及形式主義問題,打掉了一批“庸傘”。
馬興國是寧夏固原市西吉縣人,他在過去20多年的時間里,通過有組織地實施非法轉讓、倒賣土地使用權,以及詐騙、合同詐騙、非法拘禁、妨害公務、破壞選舉等違法犯罪活動,在銀川市西部賀蘭山腳下自行掛牌成立“西吉馬銀移民開發區”,并非法實施管理,攫取非法經濟利益,嚴重干擾了當地政府正常管理。
這樣一個未經批準的開發區是如何形成的?為何存在多年卻沒有被查處?其背后的“保護傘”“關系網”又有哪些?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自建“開發區”,自設“管理機構”
從銀川市區往西不到20公里,就來到了西夏區懷遠路街道的銀西、富寧兩村,村名里蘊含著當地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在上個世紀90年代,兩村所在的這片地區還是遍地沙石的鹽堿地,用當地群眾的話說,這里是沙窩窩,一年四季飛沙走石。
在當時加快農業和農村經濟發展的背景下,土地隸屬的原自治區農墾局賀蘭山農牧場決定以承包方式開發國有荒地。
政策實施不久,馬興國就以解決飴糖廠生產原料為由,陸續承包647畝土地,承包期為30年。事實上,“生意人”馬興國不僅在該地區承包了土地拓荒種玉米,同時動員部分農民移民到此地為其打工。隨后逐步開始將自己手中的土地非法轉讓、倒賣給外來移民,并以“西馬銀”稱呼這片地方,意指“西吉人在馬興國的帶領下搬到銀川”。
據查實,馬興國在1997年就開始非法倒賣土地。自從嘗到了非法倒賣土地帶來的甜頭,馬興國就再也不滿足于單純種植玉米生產飴糖了。此后,他從賀蘭山農牧場職工和其他承包戶手中私自承包、流轉土地,隨后又以高價非法轉讓、倒賣給外來移民,至案發時涉案土地總面積已超3000畝,馬興國等人獲得非法收入超千萬。
“他不僅巧立名目收取地皮費、土地承包費、宅基地稅費等雜費,移民建房時也被要求從他名下的砂石廠、鋼筋廠等購買材料,如果不照辦,材料根本進不來?!痹鴱鸟R興國手里“購買”了土地的馬姓村民告訴記者。
為確保非法獲取利益的可持續性,馬興國開始謀求對這片區域的非法控制和管理。
2003年8月,在未經任何機構、組織批復的情況下,馬興國通過騙取介紹信、違規獲取印章等方式,自行掛牌成立了“西吉馬銀移民開發區”(又稱西馬銀開發區)。
“馬興國自封‘西馬銀開發區主任’,設立管理機構,任命其家族、宗族人員為管理人員?!便y川市政法委相關負責人披露,所謂的開發區掛牌成立后,馬興國開始通過虛假宣傳等方式,鼓動西吉縣等地的群眾移民到此,并違法對該地區進行分組管理,代行政府管理職權。
2008年9月,17個行政村和水管站等機構在“西馬銀”橫空出世,馬興國自行任命了各村村長和水管站站長,并以“西馬銀”的名義下發文件,“當時就以為馬興國是西吉縣派來的,一切都顯得很正常?!币晃获R姓村民說。
對下蒙騙群眾的同時,馬興國對上欺騙西吉縣相關部門,稱當地有50余名黨員,申請成立中共西吉縣西馬銀移民開發區黨總支。西吉縣直機關工委未核實黨員人數的真實情況,便同意成立中共西吉縣“西馬銀”臨時支部委員會,支部隸屬于縣人社局黨總支,馬興國任黨支部書記。
在打造了完備的“組織架構”后,馬興國的非法管理越發變本加厲。其侄子、侄孫、辦公室工作人員等宗族勢力、裙帶關系紛紛擔任支部委員和所謂的村長、站長等職,并通過大肆非法買賣土地,壟斷村內砂石、鋼筋材料交易等手段攫取利益。
不僅如此,馬興國還組建了治安隊,并配備統一制服、辣椒水、電警棍等裝備,以暴力、威脅、恐嚇等手段滋擾、欺壓、毆打群眾,插手民間糾紛,強迫當地群眾接受其非法管理?!耙环矫媸菍冗M行非法管理,另一方面是對抗外界調查?!鞭k案人員介紹。
在銀川市西夏區紀委監委第三紀檢監察室主任張偉濤的印象里,當時的“西馬銀”已經徹底被馬興國把持,在紀委監委開展前期調查時,“調查人員往往是把里面的證人約到外面進行談話,而不會輕易前往該區域,以免打草驚蛇?!?br />
另一名辦案人員介紹,馬興國在該區域入口設置了很多“暗哨”,“只要有外人進入,馬興國立刻就會知道?!?br />
“三不管”背后是涉黑腐敗和不作為亂作為
這樣一個距離銀川市區不足20公里的非法社區,為何一直未得到治理?
“當時這里是典型的‘三不管’地區?!眳⑴c該案辦理的銀川市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田曉波說,負責對移民管理的西吉縣,距此有近400公里,無法有效監管;提供土地的農墾局,沒有相應執法權,無力對其非法活動進行監管;移民居住的西夏區,對人對地無權進行監管。
調查發現,在馬興國涉黑組織及“西馬銀”坐大成勢的過程中,從自治區有關部門,再到西吉縣、西夏區的職能部門,都關注到了這一區域開展的移民活動,并開展調查或采取措施,但個別涉黑腐敗的“保護傘”和大量不作為、亂作為,搞形式主義的“庸傘”,直接影響了問題的查處。
“最為典型的就是臨時黨支部的成立及馬興國一次性違規突擊發展50余名黨員的事,竟也能通過層層審批?!鞭k案人員介紹。
調查顯示,2008年11月,在收到馬興國成立黨總支的申請后,西吉縣委組織部派出副部長帶隊就當地黨員情況進行調查,在調查中,調查組并沒有核實黨員情況,而是直接引用了馬興國申請中的黨員數據,并據此上報建議成立“西馬銀”臨時黨支部。
隨后,經時任西吉縣委組織部部長指示,時任縣直機關工委書記安排縣人社局黨總支書記具體負責該臨時黨支部成立事宜。記者拿到的一份資料顯示,當時在西吉縣直機關工委、縣人社局黨總支等單位和組織關于成立該臨時黨支部的報告和批示中,均使用了馬興國提供的“50多名黨員”的數據,對于當時實際有多少名黨員,西吉縣相關部門均無底數。
據當地群眾介紹,臨時黨支部成立后,馬興國就開始瘋狂發展黨員,借此籠絡人心?!叭朦h有好處,能當官,而且很快就能批下來”掛在了馬興國的嘴邊。
“事后很多當時加入的黨員也坦言入黨太容易了,根本不用考察?!蔽骷h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楊建富介紹,2012年2月,馬興國通過編造考察材料、偽造會議記錄等方式,要求所屬的西吉縣人社局黨總支確定其提供的50人為預備黨員。針對漏洞百出的材料,時任人社局黨總支領導不僅予以批準簽發,而且指示下屬“把材料修改合適”。
如此不作為、亂作為,不僅放縱了馬興國涉黑組織的形成發展,而且影響了相關部門及時發現問題,加以整改。
2014年10月,寧夏回族自治區成立“西馬銀”自發移民調查工作領導小組,對相關情況進行摸底調查。但當時的調查組并未深入當地開展有效的調查,單純以馬興國單方面提供的人口、土地等情況為依據,形成調查工作報告。
不止如此,調查組相關負責人還允許馬興國翻看該報告,并在其同意后上報給自治區黨委、政府,給上級部門提供了不實數據,誤導了自治區了解真實情況。
此外,在馬興國獲得各項榮譽、撈取個人資本的過程中,個別單位和個人的失職失責,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2015年,固原市文明辦在開展“固原好人”評選工作中,相關負責人僅在媒體上關注到馬興國和“西馬銀”的一些報道后,未經核實就將其列為“固原好人”候選人并當選,后又向自治區文明辦推薦馬興國。加上各相關單位審核把關不嚴,馬興國違規獲得了“中國好人”等各項榮譽,形成了光環加身的假象,為其打造個人形象、坐大成勢提供了條件。
“個別黨員領導干部,不僅工作失職失責,對馬興國違紀違法行為置若罔聞,甚至還非法參與其中?!鞭k案人員介紹,包括時任西夏區人民檢察院檢察長等多名干部,與馬興國存在非法買賣土地的交易,有的還在“西馬銀”移交期間收受其賄賂,為其充當“保護傘”。
“涉黑腐敗和各種不作為、亂作為,搞形式主義的問題,為馬興國涉黑組織的發展提供了隱形保護?!碧飼圆ㄕJ為。
深挖徹查打傘破網 著重修復“庸傘”之害
2016年,非法存在13年之久的“西馬銀開發區”受到處理。
當年1月,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辦公廳發出《關于西馬銀整體移交銀川市管理有關問題的指導意見》的1號文件,決定撤銷“西馬銀移民開發區”,整體移交銀川市管理。
在移交的過程中,馬興國涉黑組織頭目的本質開始暴露?!鞍滋扉_大會積極同意移交,晚上搞小動作抵抗移交?!便y川市西夏區懷遠路街道黨工委書記馬衛東說。
調查顯示,在戶籍識別、信息采集、房屋登記等具體工作開展過程中,馬興國表面支持移交,實則陽奉陰違,指使團伙成員阻撓工作隊入戶調查登記,多次將工作人員從群眾家中趕出,威脅甚至毆打工作人員。
“在西夏區政府對該區域公共資產進行審計過程中,馬興國拒絕提供審計所需資料,致使審計工作一度中斷?!蔽飨膮^參與接管的相關負責人介紹。
這樣性質惡劣的涉黑問題,引起了自治區黨委、政府的高度關注。
2018年5月14日,在自治區黨委主要領導安排部署、親自督辦下,公安機關對馬興國立案偵查,共抓獲馬興國等18名犯罪嫌疑人。自治區紀檢監察機關隨即采取統一指揮、提級辦理、分級負責的辦法,與公安機關同步上案、同步調查,深挖徹查案件背后的“保護傘”“關系網”,嚴懲其中的不作為、亂作為,搞形式主義問題。
“區、市、縣三級紀檢監察機關對51人進行了處理,包括廳級干部5人、處級干部19人、科級及以下干部27人,認定‘保護傘’6人?!鞭k案人員介紹,包括時任自治區文明辦主任和農墾局局長、副局長等多名干部,盡管已經退休,依然受到嚴肅處理。
此外,由于該事件涉及時間長、范圍廣、單位部門多,對于其中違紀行為輕微的干部,紀檢監察機關實事求是進行了談話提醒、責令檢查、批評教育等,幫助其汲取教訓,防微杜漸。
圍繞修復“庸傘”之害,清除非法管理的影響,寧夏回族自治區紀委監委以監督推動各部門齊抓共管。
2019年4月23日,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組織部、銀川市西夏區委組織部和西吉縣委組織部在銀西村召開黨員大會,通報原“西馬銀”臨時黨支部違規發展黨員問題,對已經轉正的8名黨員和未轉正的42名預備黨員作出不予承認黨員身份的處理,同時對西吉縣直機關工委等責任單位通報批評,按照干部管理權限對相關責任人作出嚴肅處理?!霸诎赴l現場召開警示教育大會,發揮了震懾作用,警醒廣大干部要擔起責任?!睏罱ǜ徽J為。
對馬興國承包土地疏于管理的原賀蘭山農牧場(現屬于寧夏農墾集團),在案件發生后,對6名干部進行了處理,同時結合土地管理專項整治,深入開展警示教育,針對土地管理中存在的問題,督促建立相應的管理制度5項,以完善制度規范行使權力,推動干部擔當作為。
“西吉縣給予黨紀政務處分19人,問責4人,在涉及的部門深入開展以案明紀主題教育,以嚴肅紀律促干部擔當作為?!蔽骷h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馬常林介紹。
“紀檢監察機關要堅持抓好監督這個基本職責、第一職責,及時發現并整治干部隊伍中不作為、亂作為,搞形式主義等問題。同時,形成激勵效應,將激勵干部擔當作為情況納入巡視巡察、領導班子和領導干部考核范圍,對落實不力的按照規定予以追責問責?!弊灾螀^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表示。
在各級部門的深化整改和持續工作下,原“西馬銀”地區理順了管理關系,銀西、富寧兩個村建立健全了村黨支部,新的村“兩委”班子團結協作,黨組織作用得到較好發揮?!澳壳?,移交接管工作已經順利完成,下一步,我們將團結帶領兩村群眾在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改善村基礎設施等方面下大力氣,持續改善群眾生活?!瘪R衛東說。
(原題為《自行掛牌成立的“西吉馬銀移民開發區”何以存在17年 “三不管”背后的不作為》)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姚俊俊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涉黑案件,寧夏打虎

相關推薦

評論(298)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山东11选5第180806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