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王珮瑜一起觀舞臺上的三國風云

2020-08-11 07:12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湃客

字號
原創 瑜音社 瑜音社
按|觀文
臺上看戲,看文學的表演;
臺下觀文,觀表演的文學。
歷觀文囿,泛覽辭林,
略其蕪穢,集其清英。
使皮黃一技上躋文學之林,
酬列位賓朋拳拳愛戲之心。
戲班有句話
唐三千,宋八百
數不盡的三列國
「觀文」今朝走進“三列國”
試看江山如畫
一時多少豪杰
群雄割據,逐鹿中原。三國,是亂世風云翻滾的戰場,也是英才馳騁爭鋒的廣博天地。
莽蒼蒼百余年,多少英雄人物,幾許刀光劍影,終歸于故紙史書之間。在戲臺之上,這些故事被重新訴說、搬演,尺寸天地,曾經的風云,又見鮮活。
不以成敗論英雄
常言道,成者為王敗者寇??晌覀兊那楦?,未必如是。
我們常提起的三國故事,多出自《三國演義》。蜀漢偏安一隅,晉國一統之時最先被吞并。在三國故事流傳的過程中,“擁劉反曹”情緒幾乎從未變過。
大抵古今之事,成者未必皆是,敗者未必皆非。史書猶訟款,經書猶法令。憑史斷史,亦流于史;視經斷史,庶合于理。
——(宋)鄭思肖
《古今正統大論》
戲里也是一樣。
有許多戲碼,歌詠著蜀漢的事跡。甚至,為了突顯蜀漢的功績,褒貶之中,也委屈了許多人。
比如萬年老二——周瑜。
京劇《群英會》
葉盛蘭飾周瑜
京劇《群英會》
葉盛蘭飾周瑜
明代傳奇《草廬記》中,吳太后痛罵周瑜,“這畜生,若無孔明祭風之功,他妻子已為曹瞞所奪矣”。借東風,原本是子虛烏有之事,偏被作為決定戰局的關鍵一環,以此弱化了周瑜的貢獻。
《蘆花蕩》中,張飛也羞辱周瑜道:“軍師道你在三江夏口赤壁靡兵,有這么些小功勞,為此叫俺不殺你”,將周瑜嘔心瀝血的功勞幾乎抹盡。
后來京劇《群英會》中,周瑜延續了小氣善妒的形象,幾次想要算計諸葛亮,又反被捉弄,口口聲聲說著:孔明嚇,我不殺你,誓不為人也!
我只說借刀計將他瞞過,
故命他聚鐵山去把糧奪。
又誰知諸葛亮藐視與我,
必須要生巧計將他滅卻。
——京劇《群英會》
京劇《群英會》
馬連良飾諸葛亮
譚富英飾魯肅
葉盛蘭飾周瑜
京劇《群英會》
袁世海飾曹操
蕭長華飾蔣干
蘇軾曾有詩云: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何等意氣風發。
周瑜作為赤壁之戰的最大功臣,在史傳中明明威風八面,風流倜儻。但在戲臺上,這些英氣與風度,幾乎全部轉移至諸葛亮身上。
可憐的周公瑾真該長歌一哭……
筆補乾坤
三國這段歷史,在很多人看來,并不圓滿。
諸葛丞相智謀無雙,更兼耿耿忠心,千百年來,成了太多中國人心中的寄托。
小時候讀《三國》,有多少人篤信不疑,有諸葛亮這般良臣輔政,蜀國必定會贏??蓺v史不會為諸葛先生稍作停留,千載以來,我們的憾恨從未消散。
這份不圓滿,總要在戲里尋。
京劇《借東風》
馬連良飾諸葛亮
京劇《借東風》
譚富英飾諸葛亮
清人曾作傳奇《南陽樂》,寫諸葛亮病重之時,天帝派華佗治病,病愈出兵攻洛陽,俘魏帝曹王,最終魏滅吳平,漢室一統。諸葛亮功成身退,歸隱南陽:
【沁園春】憑吊三分,痛漢家忠武,一病沉淪。借禳星乞命,上蒼昭格;華佗靈藥,二豎離身。五丈原頭,八門陣里,羽扇輕揮韻絕塵。子午谷,偏師度險,克建奇勛。
王孫忠勇無倫,佐師相、同將巨寇吞。溯祁山交戰,已擒典午;臨江整旅,又掃吳氛。丕執權降,梟姬返國,一統山河漢室尊。南陽樂,功成高隱,筆補乾坤。
——(清)夏綸《南陽樂》
劇作家言明,這出戲是“補恨傳奇”,簡直恨歷史不能重寫。
京劇《空城計》
孟小冬飾諸葛亮
在京劇舞臺上,諸葛亮更是???。
我們雖常懷補恨、團圓的心愿,可真到了臺上,卻發現歷史終究不能涂抹,強作虛幻的圓滿,倒不如真實自有悲壯之力。
故而,臺上從《三顧茅廬》時的意氣風發,未出茅廬已定三分天下;唱至《白帝城》,諸葛亮臨危受命,從此夙興夜寐、未敢絲毫懈??;又以《七星燈》為終章,事業未竟,飲恨而終。
京劇《三顧茅廬》
馬連良飾諸葛亮
譚富英飾劉備
裘盛戎飾張飛
京劇《白帝城》
王珮瑜飾劉備
其中,《空城計》上演最繁。
空城一計,神機妙算,可也實實弄險。城中無有兵卒,還得強作鎮定,在城樓之上,撫琴飲酒。待司馬懿撤兵四十里、趙云帶兵回城,諸葛亮緩緩吐出一句“險吶”。
臺下觀眾,都懂這鎮定背后的焦灼。這出戲,看的并不是無雙的智計,而是虎口脫險。
京劇《空城計》
王珮瑜飾諸葛亮
《胭粉計》里,諸葛亮訴盡了自己的一生:
先帝爺下南陽君臣見面,
受深恩定扭轉漢室江山。
博望坡燒曹兵初次交戰,
借東風助周郎火燒戰船。
用火攻燒藤甲南蠻喪膽,
誰不知諸葛亮計能扭天。
到如今遇司馬兩下會戰,
葫蘆谷設地雷定下機關。
我料他父子們定遭此難,
又誰知天不隨也是枉然。
一霎時急得我遍體是汗,
怕的是大數到性命難全。
——京劇《胭粉計》
這之后,諸葛亮病重,點七星燈,卻終于燈滅魂散,病逝五丈原。
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歷史滾滾向前,諸葛先生的故事,就此落幕。
感人之深,動人之切
古人說,詩可以興、觀、群、怨,戲曲亦然:
今天下之可興、可觀、可群、可怨者,其孰過于曲者哉!蓋詩以道性情,而能道性情者莫如曲。曲之中有言夫忠孝節義,可親可敬之事者焉,則雖騃童愚婦見之,無不擊節而忭舞;有言夫奸邪淫慝,可怒可殺之事者焉,則雖騃童愚婦見之,無不恥笑而唾詈。自古感人之深,而動人之切,無過于曲者也。
——祁彪佳
《遠山堂曲品》
借三國故事,寫忠奸善惡,也是后世常見的表達。
以古鑒今,借古明今。
如《三虎賺》寫趙岐等忠臣,與宦官唐衡等奸黨相扛的故事,曹操也隸屬奸佞之列;《連環記》則述王允等忠良之士,借連環計,鏟除董卓等人的事跡。
昆曲《連環計·小宴》
石小梅飾呂布
在這類戲中,常以曹操為大奸大惡,譏諷之、甚或謾罵之。
狂士禰衡與曹操的故事,是戲文里獨特的存在。
曹操只命禰衡作鼓吏,禰衡不忿曹操輕慢于他,赤身裸體上殿,一邊擊鼓,一邊痛罵滿殿文武,酣暢淋漓。這是京劇《擊鼓罵曹》的故事。
昆曲里,還有一出“陰罵曹”,出自徐渭所作雜劇《狂鼓史》。徐渭想法奇絕,禰衡與曹操已經身故,陰曹地府中,禰衡還要痛罵一番。
不管生死、陰陽,胸中一腔憤懣,總要抒發盡了,才是快活。文人的風骨、氣節,盡在此間。
京劇《擊鼓罵曹》
王珮瑜飾禰衡
昆曲《陰罵曹》
王珮瑜飾禰衡
還有一出《捉放曹》。這里的曹操,頗應了那一句“寧可我負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負我”。
陳宮初見曹操,知他胸藏韜略、志在天下,決意拋下一切,跟隨他建功立業。不曾想,曹操疑心甚重,冤殺了呂伯奢一家。如此不辯黑白、殺人如麻之人,豈可追隨?
陳宮思來想去,道不同,不相為謀:
聽譙樓打罷了二更鼓下,
越思越想把事來做差。
悔不該把家屬一旦撇下,
悔不該棄縣令拋卻了烏紗。
我只說賊是個寬宏量大,
漢室后來賊是惹禍的根芽。
——京劇《捉放曹》
此時,曹操已然睡穩,陳宮想要殺了曹操,以絕后患??蓪殑Ω吲e,陳宮遲遲未能落下。再三猶豫,終是放下了劍,離了曹操,遠走天涯:
這是我把事來做差,
悔不該隨賊奔天涯。
落花有意隨流水,
流水無情空戀花。
——京劇《捉放曹》
陳宮,在那個英雄輩出的時代,其實排不上名號。這出戲的動人之處,大概是因為,陳宮正像你我這般的普通人。
我們常懷理想,如果遇到伯樂,也敢孤注一擲追尋心中所夢;倘若識人不明,我們能做到的,或許也只是獨善己身,遠走天涯。
我們或許難做拔劍斬奸邪的英雄,但至少能夠像陳宮一樣,不茍同、不隨波逐流,永遠有轉身離開的勇氣,永遠在屬于自己的道路上堅定前行,無怨無悔。
京劇《捉放曹》
王珮瑜飾陳宮
三國的風煙,已然消散,留下了壯闊的戰場、耀眼的英雄,也留下了成敗背后的聚散悲歡。
戲里,上演著諸葛亮的智、周瑜的妒、曹操的奸。這般褒貶,或許與歷史的真相相去甚遠,可這些人物仍舊鮮活。
正如諸葛亮也會驚惶失措,斬馬謖時也會落下熱淚;盡管曹操是陳宮恨而誅之的梟雄,至少他對陳宮還是以誠相待,引作知己;司馬懿即便被塑造成奸詐的大白臉,他與諸葛亮之間的英雄相惜,同樣動人。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今天,我們坐在臺下看一場三國戲,并不為指點品評過往的人與事,而期冀著看到英雄真切的喜怒哀樂,看到那些遙遠卻又親切的往事,看到臺上風云漫卷……
大概每個人心中
都藏著不一樣的三國風云
戲里戲外
你時常懷想的三國往事
是哪些呢
「瑜音社」
是京劇演員王珮瑜和她的團隊
傳承與傳播京劇之美的平臺
京戲可聽、可看,可觸摸、可感知
戲非戲也,越戲越真

原標題:《帥氣學神vs萬年老二》
閱讀原文
關鍵詞 >> 戲曲
特別聲明
本文為澎湃號作者或機構在澎湃新聞上傳并發布,僅代表該作者或機構觀點,不代表澎湃新聞的觀點或立場,澎湃新聞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申請澎湃號請用電腦訪問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關推薦

評論()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山东11选5第180806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