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界

訂閱

打開我們的眼睛,視覺是養料,是一種生存方式。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10

堅持上班第二個月的時候,領導請我去她的辦公室,問我是不是身體出了什么問題。我說沒有。她說一定有,要不就是泌尿方面的問題,不然為什么我每隔半小時就要去一趟廁所。
我只能一邊點頭一邊啪嗒啪嗒掉眼淚,覺得真TM丟臉,一點也不像是個處變不驚的成年人。
那時候,我無意間知道了很多公司里的骯臟和齷齪,也知道同事間早就流言四起,不少人一早給我鋪墊好了不少悲慘故事,其中最耐人尋味的是我未婚先孕,被迫流產,又被男方無情拋棄的橋段。
我也懶得去辯解什么,只是覺得有些奇怪,我已經盡我的全力去掩蓋我的絕望,我盡量沉默,盡量不動聲色,盡量保持原樣,盡量縮成毫不起眼的一角,我甚至每隔半小時去洗手間,處理我動不動噴涌而出的眼淚,然后悄悄摸摸飄回工位,但他們還是察覺到了我的異樣。
——可能抑郁就是能不知不覺地滲透人的骨血,讓人們看到這個人就會想“他一定是發生了什么不幸?!?br/>后來,由于一系列急轉直下的惡化,我被迫住院,對公司謊稱“心臟問題”,拒絕了所有人的探訪。
期間,我的好朋友替我去公司辦理病假手續,意有所指地告訴公司:就是因為這荒謬的謠言,導致我受到刺激,一病不起。后來她越說越激動,氣不打一出來,破口大罵要把我的公司以誹謗罪告到破產。
———我就是這樣丟掉我的工作的。
現在想起來只覺得,你不要的東西,甚至深深毒害你的東西,當然是丟了好,你要是因為心存最初的感念而有點舍不得丟的話,總會出現點什么東西,逼你去丟掉的。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山东11选5第18080631期